入贅丈夫吳作斗

入贅丈夫吳作斗

集數

此劇講述30代中半、甚麼都不缺的單身女,在社會對單身女的偏見下,為獲得「有夫之婦」的社會地位而將吳作斗帶回家作為入贅丈夫,兩人從結婚到戀愛的逆行愛情故事。

勝珠是一個自由工作者,她有自己的電視節目,她在UBS電視台工作打開事業的另一頁,社會上對單身女子有不同的看法,她其後遇到作斗。

作斗和勝珠偶然地相遇了,勝殊醒來的時候,她發現就是個在山上遇到的男人,他們在危險的一瞬相遇,作斗有所覺悟。

勝珠決定一定要找到吳赫,讓那些無視她的傢伙們在她面前下跪。勝珠被發現偷偷結婚了,而婚禮就用她的盟約來代替,但希望大家真心祝福她的新生活....

勝珠的醫生說對於恐慌障礙來說,監護人會起很大的作用,而診療的時候,他曾讓她和監護人一起來,但是患者每次都是一個人來。恐慌障礙本身其實並不可怕,但如果不好好治療的話,很可能會患憂郁症.....

十五年沒有見面,作鬥重遇恩祖。恩祖多年來十分想念作鬥,但他卻變了。同時,艾瑞克與勝珠一起尋找街頭表演的最佳位置。

從警方獲悉,勝珠不必再擔心有人闖入她家。另外, 艾瑞克決定向勝珠求婚。而恩祖無法忘記作鬥,不斷嘗試讓他回到自己身邊。

勝珠、作斗和Eric在高級餐廳一起用餐。得知Eric的喜好後,作斗希望勝珠能遠離Eric。 當勝珠意識自己不再害怕時,她提議將合同延期。

與作斗變得親近,勝珠對他的真名感到好奇。發現勝珠已婚後,Eric試圖忘記她但似乎沒有成功。同時,勝珠母親用盡一切方法分開勝珠和作斗。

作斗讓勝珠感到疲憊的時候,可以去依靠他。恩照忘不了張赫。因為拍攝張赫紀錄片,勝珠被嫌疑犯盯上,惹來危機...

勝珠對於向她寫恐嚇字感到十分驚恐,覺得可鹿是過往拍攝時得罪了某個人,那個人親自找上門,卻在追逐勝珠期間被車撞倒...

勝珠和作斗在鎮安過著同居生活,兩人因此了解加深,感情也越來越好,兩人更接吻了!恩祖來鎮安找作斗,勝珠無意中發現了作斗的秘密房間…

勝珠知道了吳金福去世後,吳赫一直默默地承傳他的手藝製作伽倻琴,為了尊重作斗清靜地生活在深山中,勝珠決定放棄拍攝吳赫記錄片。

作斗追隨著勝珠來到了首爾,看到勝珠跟著代表走,作斗就追著二人然後中途介入,成功讓勝珠離開代表。勝珠和作斗說過後,承諾勝珠會跟著作斗回去鄉下。為了做好全身以退的勝珠留了下來,勝珠再找了代表,表示不想拍攝吳赫的紀錄片!

勝珠的弟弟因貸款問題令她十分困擾,向代表拜托委托合同,對方卻要求勝珠取消訴訟,勝珠陷入兩難。

作斗接受了拍攝制作伽倻琴記錄片的邀請,ERIC要求他一改鄉下佬的形象,要改變他成為上流人士的品格,作斗邊討厭邊學習。記者會上,作斗碰到勝珠,勝珠騙他說自己對他已沒有留戀,可是作斗還是戀戀不捨...

勝珠告知作鬥她不再於該公司工作,而作鬥覺得自已對勝珠有意思感到困惑。可是得到勝珠的拒絕。作鬥決定與艾瑞克合作,他努力的向艾瑞克學習禮儀規矩。

勝珠是想放下作斗的,可是還未放下,作斗已經回來!勝珠公司要和作斗一起拍紀錄片,勝珠先發制人,和作斗談好了條件,二人將會公事公辦,互不干擾對方。一天,勝珠來到了作斗的辦公室進行拍攝,作斗對著勝珠說的話,勝珠非常感動,可是為了避開作斗,勝珠匆匆離去...

吳赫找到勝珠並挽留她不要放開他,勝珠表示亦想保護作為吳赫的吳作斗,兩人重新交往,勝珠準備製作吳赫記錄片,但兩人的情侶身份必須保密。

吳赫接受電視台訪問時,說謊自己是因為張恩祖才來到詰裡,恩祖接受不了自己利用吳赫和勝珠的感情炒作,非常傷心。吳赫和勝珠開心約會,晚上吳赫到勝珠家時碰巧勝珠媽來了,勝珠卻不讓吳赫見母親...

洪仁彪去找曹代表,告訴他要趕快讓勝珠退出參與記錄片,害怕吳赫和勝珠的關係早晚會曝光。恩祖去找勝珠,將作斗的製作第一部伽倻琴送給勝珠,並坦承她和作斗的初戀已過去...

勝珠到了鄉下為吳赫拍攝紀錄片,電話一直處在關機狀態,洪理事因聯絡不上她而心急如焚。曹代表為了保護勝珠,威脅洪理事把手裡的拍攝錄像刪掉,否則叫記者為洪代表的職業道德大做文章。

吳赫在勝珠面前說出爺爺去世的原因,他對於自己的過去感到羞愧。洪理事向媒體爆料吳赫和勝珠的關係,曹代表因此建議吳赫停拍紀錄片,但吳赫不肯,並說要與勝珠結婚...

電視台聘請了勝珠,但勝珠沒有跟作斗說,事關她在掙扎應留在首爾電視台工作還是跟作斗一起回鄉下生活。作斗主動跟勝珠談了這件事,兩人本身說好了一起回鄉,當勝珠有製作時才去首爾,沒想到此時張恩祖出現,又動搖了勝珠的決定...

勝珠和作斗和好,兩人終於結婚。雖然勝珠辭掉電視台的工作,但她在鄉下拍下了以三位婆婆的同行床主題的紀錄片,並得到了獨立紀錄片制作的大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