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吹 - 總有一瓣喺左近

晚吹 - 總有一瓣喺左近

集數

很多人都會對某一類靈異事件感到好奇、刺激。三位主持會就不同主題,探討各種鬼靈精怪、不思議之迷,並邀請對該集主題素有研究的嘉賓上來逐一剖析,進行大揭秘!

髮型師Fukey有陰陽眼,某天在公司梯間遇到位女生幾次,她哭得很傷心,附近則有很多靈體,最後見她,她眼珠自轉,最終跳樓收場。他曾和同事於農曆七月十四去石澳,見到靈體,樣貌也清晰,之後翻查新聞,印證對方是被浪捲走身亡的攝影師。

卓飛多年前建立網台時,公司經常鬧鬼,例如有「人」從長期關閉的大門伸頭入內,椅子被推動,人影突然消失,錄音期間,儀器自行關掉;到另一間網台,見過靈體在後樓梯及公司門外出現,再極速消失;到外地拍攝,靈體躲在衣櫃、被鬼壓。

Fendi從事美容,有次返菲律賓鄉下,幫親戚化妝,期間發燒,有晚邊走出屋邊奸笑,家人請來巫師作法,發現她被流連火車月台的靈體看上,事件過去,但她偶爾會夢見靈體問為何不跟他走?

劇場出名女鬼白衣姐姐,劇場職員Koko指有舞蹈員排舞時見她現身;同一劇場,演出時,有人投訴受前排觀眾滋擾,但那排並無觀眾;某外國劇團演出,同事見到某幕有外籍小演員,但該劇根本沒孩童參演;另有本地女演員每次出台,誤會有「人」幫忙推門。

精神科醫生麥棨諾在實習年代,一個無法行動、全身赤裸的病人倒地,翌日病人衣服摺好,並放在下一層梯間。他在四樓病房休息,聽到幾次敲窗聲音,有病人都聽過,或見到小孩敲窗。

盂蘭節將至,粵劇演員阮德鏘分享出埠演神功戲,遇上一班靈體觀眾,完場後一直在他耳邊說話、敲酒店房門、電視有響聲;另有行內靈異事件,女演員亂丟衛生用品,被鬼上身,驅鬼期間,鬼衝出台前,演員強裝鎮定,繼續做戲,事情如何了結,所有人都失去記憶!

的士司機Jacky認識一位女司機,連續兩晚接不同客人入舊村,入村的單程路沒街燈,第一天回程撞到不明物體,第二天見到路邊有白衣女人,幾天後,另一客人又要去同一條村,這次靈體現身車內!有大嶼山的司機開車途中,透明黑影衝出,穿過的士和他的身體!

Jennifer曾在主題公園工作,幫客人拍照,拍到他們旁邊有個非實體的女人在笑。有次十號風球,她收拾完去廁所,完事後開門,卻有股力量阻止,她央求對方放過她才沒事。

今集起加入高靈、有敏感體質的朋友分享靈歷。Jessie與鬼結緣,去酒吧拍照,拍到靈體,更跟她回家,戴佛牌本是正牌,竟被邪靈入侵,幸有高靈媽媽充當「人肉護身符」,幫她請走靈體,化解惡運,她媽媽亦有不少撞鬼故事...

Karmen能預告死亡!若她在醫院聽到鐵鏈聲,見到高大黑影出現病人附近,該病人馬上就離世;她夢見巨人帶走叔叔,亦聽到鐵鏈聲,當晚叔叔就過生。

追月夜,雙龍出海KB和火火分享靈異經歷。KB經常去靈探,試過眼前的搖鈴無故跌下;無人無風,大門自行關上;同行導演被股力量大力推膊頭,更拍到白色人影站在廢宅窗邊!

導遊 Mark 帶團到塔斯曼尼亞舊監獄,發現重犯怨靈;為團友講解古蹟時,被靈體怒目直視,甚至有團友被「鬼掹腳」受傷!男團友得罪挪威精靈,被附身,脫衣發狂,他太太邊掌摑他邊道歉才沒事。

導遊 Mark 帶團到塔斯曼尼亞舊監獄,發現重犯怨靈;為團友講解古蹟時,被靈體怒目直視,甚至有團友被「鬼掹腳」受傷!

法科師傅劉定立最深刻的見鬼事件,發生在十幾年前一個早上,他家裡附近發生槍殺案,當晚經過肇事現場,他見到死者,雙方四目交投,過程令人毛骨悚然;事主遭女邪靈纏擾十多年,請他幫忙,驅鬼期間,邪靈發出恐怖笑聲;除了見鬼,師傅見過五彩佛光。

歌手徐加晴擁有靈異體質,以前住處近鬼門關,經常見鬼!試過有男靈體喜歡她,長期留在家裡,有晚她夜歸,男靈體很不滿,不停開關家中電器。有次在錄音室錄歌,有女鬼出現眼前,更從聽筒中傳來鬼聲,騒擾她錄音。

心理治療師黃沁而可接通靈界,超渡亡魂。朋友懷疑自己幻聽,其實被兩個靈體跟住,她幫手請走;幫重案朋友聯繫靈界,發現被殺亡靈守住證物,或等凶手落網、老死,才肯離開。她試過在東廊見到大量亡靈,又曾被鬼攀附,感到有股力量推她出馬路,誘使她跳樓!

藝人楊仲恩去英國登台,入住古老酒店,睡前聽到腳步聲穿門而入,全身動彈不得,念經後,腳步聲才離去;到台灣拍劇,場地經常鬧鬼,女演員在廁所見到女鬼,嚇到辭演,他就看到兵士們在城樓轉眼即逝,和同事打野戰,軍人在眼前消失,又被靈體踢背。

Helen譚凱倫小時候超高靈,見過沒眼耳口鼻的伯伯穿牆而過,和鬼小孩一起玩,有次主動和姐姐搭訕,對方叫她快回家,後來發現對方較早時間自殺身亡。長大後,她見不到,卻聽到靈體講話,感應到他們出沒,試過被女靈體跟住。

高靈人士 Irene小時候和弟妹坐的士,在不可能有人的迴旋處,一齊見到血肉模糊的婆婆;全家短頭髮,地板卻經常有長髮,夜晚聽到姐姐哭訴聲,原來該單位之前有個女生,因未婚懷孕跳樓自殺。

阮德鏘分享粵劇行內的鬼故。某戲棚出名猛,前輩在多個地方撞鬼,他參演《再世紅梅記》,有觀眾發病入院。在某戲院演出,入場率低,他卻見到滿座,上香後再上台,發現觀眾很少。

藝人吳麗珠兼職地產工作,朋友拜託她放盤,單位隔離發生過命案,她上去拍照,莫名其妙走向凶宅;去睇有幾層地庫的獨立屋,愈向下走,愈不舒服;有朋友陪家人睇屋,入房後找不到房門離開,電話沒訊號,不斷喊叫,家人聽到來開門,才沒事。

網絡紅人Sunny和Creamy曾租住凶宅,搬屋前,單位出現蛇蟲鼠蟻、劇臭、鏡裂開。他們之前打工,亦有靈異經歷,Creamy扮鬼嚇一家三口,之後發現小孩根本不存在;Sunny在賭船工作和之後返公司,均見到一名男士,原來他早遭殺害,棄屍海上。

聖誕夜,小肥帶來驚、喜鬼故事。酒店套房的窗簾無故擺動,搬入新屋,夜晚聽到怪聲,均屬虛驚一場;但在馬來西亞被女鬼壓,影像逼真,令人心慌。數月前被靈體跟住,小肥送他到教堂,成全對方心願。

新一年,七仙羽師傅建議大家去銀行或有錢人家,飲他們的水,或將手放在其門口、牆上,吸收能量。想家宅平安,要拜地基主,燒鼠尾草驅鬼,床底、衣櫃、廁所,特別聚陰。

釣魚發燒友米高天生有「靈感」,釣魚遇女鬼借火點煙,轉頭發現她是浮屍;試過連續釣到三條油錐,心知不妙,劏開發現斷指人骨;一班人夜半釣魚,遇到力大無窮的鬼手;在醉酒灣釣魚,遇上怨靈索命,墮入結界;也曾遇善靈出「聲」叫他走,避過飛來橫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