偉大的誘惑者

偉大的誘惑者

集數

講述上流階層青年男女之間,以整個人生作為賭注的浪漫誘惑愛情遊戲。

秀芝、時賢和世主是剛剛畢業的高中朋友,像他們瘋狂的個性一樣,他們不像普通學生那樣畢業。他們在畢業禮期間通過大屏幕,播放了兩位老師的私生活。

畢業後,時賢和世主決定去酒吧,秀芝與她的初戀在一起。 在酒吧,時賢遇見一位女士並與她分享一個吻。 後來才發現,時賢親吻了京洙的媽媽。 與此同時,秀芝決定報復她的初戀,目標是京洙和殷太希。

秀芝服用安神藥得喝酒,對自己所做的一切無法意識。時賢爸爸和秀芝媽媽宣佈訂婚後,即將成為家人的時賢和秀芝在想辦法不讓他們結婚,但首先,不能讓秀芝媽媽知道時賢離家出走。時賢、秀芝及世主試圖找到阻止父母結婚的方法。

為了證明時賢對她的真誠,秀芝告訴他參加誘惑遊戲。時賢同意毫不猶豫地這樣做。時賢盡力讓太希喜歡他,但太希不讓步。 同時,秀芝訪問了她的母親辦公室,並請求她不要結婚。

秀芝開始接近京洙,務求得到太希一切的資訊。時賢到圖書館假裝偶遇太希,又不時打給太希,但卻沒有得到太希的回覆。周未期間,時賢一直跟著太希,他也被邀請到老人院做義工。

時賢隨太希到老人院做義工,老人家們都對時賢很滿意,還以為他是太希的男朋友。太希一直以為京洙喜歡的男生是時賢,所以拒絕了時賢的邀請。

時賢和太希準備了送給老人家們的禮物,時賢把禮物帶走包裝時,不小心被秀芝弄碎了。時賢帶著破碎了的禮物回到老人院,被太希大罵了一場。太希得知時賢的媽媽在去年過世了,她同情時賢同時又想了解他究竟是怎樣的人。

世主告訴秀芝,時賢要放棄勾引太希。秀芝因此而生氣,認為沒人遵守跟她的約定。太希搬進宿舍當天,時賢早知道太希的宿舍早就被取消了,於是假裝幫忙。時賢帶著因沒有了宿舍而傷心的太希回家。

時賢幫太希找到房子,就是在自己家對面,那也是時賢的房子,二人從而變成了鄰居。時賢看到太希的嘴唇,有衝動再親一次。秀芝邀請京洙去時裝Show,還讓時賢去接她,卻被太希遇見,時賢故意與太希保持距離。

秀芝、世主、太希、京洙相約到時賢家的別墅玩,可是京洙媽媽病倒了,京洙無法與太希一起出發。時賢到火車站接太希,二人到達別墅後溫馨的準備食材,遲來的秀芝和世主看到一切,引發秀芝的妒忌心。

時賢在泳池拉著太希不讓她走,那一刻讓太希感受到最真實的時賢,二人還打算去看星星。秀芝告訴太希其實她與時賢互相喜歡,太希開始對時賢有所避忌。太希一早就離開了別墅,時賢得知便趕快追出去找太希。

太希和京洙為時賢煩惱,怎料一抬頭就看到時賢。時賢打算和太希看星星,但太希卻不想再和時賢有瓜葛。太希後悔旅行,又不明白時賢為甚麼對秀芝這麼好,時賢反問太希從秀芝那兒聽到了甚麼,太希還沒回答,就轉身關門痛哭。

太希對於這場戀愛遊戲感到傷心,不想再投入下去,慢慢疏遠了時賢。太希認為這段關係中只有她關心後,告訴時賢想和他結束關係,時賢回答不到,他知道令她失望了,時賢在酒吧喝醉後,問秀芝告訴了太希甚麼,而秀芝說他倆是相愛的,時賢在秀芝和世主離開後倒下,被送到醫院...

時賢進了醫院,太希在旁悉心地照料,世主迎來了開業的日子,秀芝陪他慶祝。對於媽媽把時賢住院一事告知叔叔,秀芝感到生氣。時賢對這場遊戲感到厭倦,向秀芝表明不想再這樣下去...

秀芝向時賢道出他爸爸有另一個女人,時賢追問反被秀芝斥不要利用他們之間的友情。時賢與太希的關係好轉,另一邊廂,太希媽和時賢爸私底下在見面...

新藥TOZEN陷入了調查優待風波,美麗理事親自出面開記者招待會解釋事件,讓記者懷疑理事與JK間的企業婚約,秀芝對於母親攔下這宗事件感到不忍,親身去找明正副會長背後的女人—太希的媽媽。

時賢和太希離開首爾享受他們的二人世界,結果時賢喝醉了兩人共度了一晚。回到首爾後時賢在太希家發現她知道了他並不是副會長親生兒子的事情...

秀芝一時衝動下吻了世主,同時間她心裡卻想著時賢,對於前一晚他在外過夜感到擔憂,秀芝見到時賢後聳容他甩了太希,時賢稱他會按自己方式做。太希媽得知時賢爸即將結婚,提出讓他離開她,不要再糾纏下去。

時賢對了太希說了不喜歡她了,太希心碎離去,時賢借酒消愁。太希在想再一次和時賢對話,可是時賢在她面前選擇離開。秀芝送時賢回家,時賢說出了心底話。翌日,秀芝找了大家出來,她手上找到了和時賢爸爸一起的陶藝家...

秀芝約見了時賢爸爸,說出自己想和時賢結婚,並打算利用時賢爸爸出軌一事要脅換取婚事,時賢爸爸沒立刻答應。太希忍著自己的心情過活,在學校慶功宴上喝個酩酊大醉,同在店裡的京洙看不下去,打電話叫了時賢來...

世主向秀芝說他們三人不可能永遠在一起,所有源頭都是秀芝媽和時賢爸所起,心裡希望秀芝可以停止無理的舉動,對於聽到太希說以前那宗意外,可能與自己母親有關而感到內疚,他親自去找太希的媽媽...

時賢與太希的母親交談過後找父親發泄出憤怒,責備父親給自己母親帶來很大的痛苦,行為十分的自私。時賢向秀芝說他不要再玩以太希作為道具的遊戲了,只是希望太希能夠原諒他的過錯,三人之間的友情出現裂縫。

時賢和太希關係發展進入佳境。秀芝和時賢出席了秀芝媽媽和時賢嫲嫲的飯局,時賢嫲嫲雖沒當面展現,但極力反對秀芝。時賢爸爸和英元見面後出了意外昏迷入院,英元找了時賢說明事件,並就當年意外道歉。時賢就這樣知道了不應該知道的事...

秀芝把元英是太希媽媽一事都告訴了太希,大受衝擊的太希選擇逃避時賢。時賢到處找太希,最後在校院裡找到太希。太希想到媽媽和時賢爸爸的事,令她沒法好好面對時賢,太希留下了離別之吻後離去...

時賢決定不挽留太希,兩人就此分開一段時間。秀芝媽得知秀芝開了她的舊車,心有餘悸,當初那車出過意外。太希因為知道母親與時賢爸有過一段關係,與母親鬧得更僵。

因為一名患者滾下樓梯,明代表的處理過程令太希想起她就是從前車禍撞倒她的人,這段經歷讓太希留下了創傷,太希讓她真心去懺悔,減輕時賢的罪惡感。

秀芝差點開車撞到太希,太希幸好沒事就離去。太希其實把問題埋在心裡,本想傷害秀芝,可是太希做不到!時賢找明代表問清楚一切,秀芝剛好路過聽到事實,想到太希說的話蹲下痛哭。時賢和嫲嫲確認了時賢的父子關係,時賢亦拒絕了繼承一事,選擇去找太希。太希不想跟時賢糾纏,時賢就把二人的回憶重現一次...

時賢打算離國,在離國前成功說服太希陪他玩一整天,但時賢沒把要走的事告訴太希。秀芝跟媽媽說了想留學,卻從媽媽口中得知時賢也打算離開,秀芝把事件都告訴了世主。世主想挽回三人的關係,可是時賢拒絕,世主於是找了太希,說出過去的一切只是一個謊言!

世主帶太希到他們三人老窩向太希告白出一直以來視她為玩具,讓時賢玩弄她的感情,太希得知後受到很大的衝擊,見到時賢後表示會一直怨恨他,另一邊時賢爸檢查出腫瘤住院,時賢面對種種的困境,對於找上門的秀芝,對她說兩人以後相互就當陌路人。

太希爸來到探望太希,太希計劃休學,跟爸爸回到德國,希望暫時離開這個傷心地,另一邊不想進行企業婚姻的惠靜離家出走,到時賢世主他們的老窩躲藏,惠靜媽最後隨女兒心意向李基英提出悔婚,基英找到惠靜躲藏的地方並發現了時賢世主秀芝他們三人的佈局。

時賢來找基英,兩人為了太希大打了一場,最後基英打到時賢重傷昏迷;秀芝割脈,同時也受傷入院,世主、太希不時到醫院守候時賢和秀芝。太希聽了父親的建議,準備離開韓國,前往德國...

太希臨離開韓國時,最後一次去醫院探望時賢。太希找到時賢為她親手作的畫本,當中記錄了兩人一路走來的回憶。太希回國後努力工作,為客戶設計草圖,更突然收到別人送的花。一天,太希前往見客戶時,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