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ame:朝著0點

The Game:朝著0點

集數

講述能看得到死亡的預言家(玉澤演),能夠看到死者臨死前的景象,遇上擁有超強洞察力的女刑警(李沇熹),捲入連鎖殺人案件,攜手追查連續殺人案的故事。

金泰平有著看到一個人的眼睛,就能看透那個人死前那一瞬間的能力。在一次黑社會槍戰中,他遇到了負責女警俊英,卻無法從她的眼中預測她的死亡。另一方面,俊英因泰平能預料到有槍戰,而事先穿上避彈衣感到相當疑惑。

俊英找到了泰平,但他堅稱自己沒有預測死亡的能力,俊英故意把一張照片留下來給泰平。另一方面,記者在計劃報導連環殺人魔曹弼斗,而俊英正是當年調查時殉職的警察的女兒,此時泰平預料到一名女孩死亡的那一刻,更看到了傷心的俊英…

泰平看到了一個女學生恐怖的死狀,他們將情況告訴了俊英,才發現和二十年前那個連鎖殺人的案件類似,而且還是俊英父親當年負責的案件,女學生被困在一個棺木裡,他們要想辦法找到她的所在地。

17歲的女生美珍被困在棺木裡,事件轟動了全城,記者們都爭相採訪,而一直顧著工作的李俊熙在搜集受害人的身份,而他卻收到一個電話,告訴他受害人是他的女兒...

泰平幫助俊英救了那女學生後,俊英相當感激泰平,並主動請他一起找出能改變死亡的原因。與此同時,泰平對於奇蹟的出現感到相當驚訝,並對這個讓他看不到死亡預言、在她身邊便有奇蹟的俊英心動了。

泰平想要協助俊英找出真相,於是到警局找她,並想看一下美珍的照片找出她是否安全,泰平看到美珍在醫院被殺的場面,並看到犯人正是和他有一面之緣的具道京。與此同時,俊英在天台認識了道京…

泰平的技能成功救回美珍,但警方卻不承認他的能力,更質疑他是否共犯,就連俊英也要拿照片去測試他,然後他們查到了20年前出事的地點,還有犯人的真正身份...

泰平把疑犯的樣子畫了出來,才揭發其擁有英俊的外貌,當他們去盤問趙弼鬥的時候,才發現他並不是真正的殺人魔,而泰平再次發現美珍的死亡時間改變了...

在案發現場發現了曹弼鬥的DNA,但被害人不是曹弼鬥殺的,而泰平發現美珍的死亡時間改變了,描述兇手特徵是穿著醫生服,俊英主動聯繫上道京,令他感到不安。記者為了市民的知情權卻把捉犯人時死亡的警官的屍體照片公開,引起了大眾關注。

犯人曹弼鬥情報被公開令大眾一致認為他是兇手,家人受到了譴責,賢宇飽受折磨,時隔二十年,道京與泰平重遇,道京知道泰平預測死亡的能力,對於他當年因為他而確認自己父親就是兇手判處死刑,道京懷恨在心。

俊英以涉嫌殺害美珍的嫌疑要拘捕道京,沒有拘捕證而採取的緊急逮捕,需要十二小時內找到證據,得到檢察官的認可,俊英把方向放在了希望孤兒院。泰平也知道老師也能預見死亡,曾一度自殺是為了可以改變死亡。

在美珍的指甲上發現了曹弼鬥的DNA,對於當年0點真兇是曹弼鬥俊英提出極度的懷疑。泰平預測到道京最後是自殺的結局,泰平認為道京會為父親報仇,但摸不透他最終的目的,他希望能保護好俊英不受傷害。

曹弼鬥被刺殺了,俊英堅持在美珍指甲裡找到的DNA不是屬於道京,泰平再次夢見道京威嚇他將會害死俊英,令泰平對道京抱有懷疑,私下買了跟蹤器調查真相.....

俊英得知道京原來就是趙賢宇的事實,道京一直想為父親曹弼鬥報仇,卻為此殺害了不少無辜的人。 泰平告訴俊英她將會因為自己而死,把項鍊交給她保管,俊英答應泰平不會逃避。

道京舉報過曹弼鬥事件的真兇是金亨洙,在中央國民醫院進行了有關曹弼鬥被殺事件的現場檢驗,殺害曹弼鬥的嫌疑將交給檢方。泰平找到金亨洙打算把他救出,同時道京發現自己被偷拍,與俊英正面對峙。

泰平向俊英告知金亨洙被監禁在了,但俊英到現場仔細找了一遍都沒有發現,具道京帶走金亨洙的事實難以被證明,而因為泰平裝了隱形攝錄機偷聽道京一事,令俊英的立場變得很難堪。

賢宇找到了白成雲,並把他殺害,泰平得知後趕到現場,可是為時已晚,豈料賢宇用回道京的身份,對白成雲進行屍檢,俊英立刻告訴泰平,二人能否成功阻止賢宇?

泰平為白成雲老師舉行葬禮,傷心不已,此時他重遇朴希政,還看到她將會死亡。 原來泰平早已知道白成雲是被賢宇所殺,但他卻被憤怒蓋過所有......

泰平決定展開復仇計劃,藉著記者的報導,想要公開道京的真正身份。 俊英得知20年前的零點殺人魔並不是趙弼鬥,而是金亨秀,並對他展開追捕......

道京清楚自己一直暗戀俊英,但他發現俊英心裡只有泰平,泰平因為能預測死亡,知道自己和俊英兩個只能活一個,最後他會怎樣選擇?

泰平告訴道京去自首,這樣他就不會殺死俊英。俊英詢問泰平可否留在他的家,以減輕焦慮感。 同時,記者來到車站詢問俊熙的下落。 在此過程中,道京來到車站,並自首。

俊英和她的同伴繼續尋找俊熙和亨秀。 他們不斷向賢宇施壓,希望得知兩人的下落。賢宇說,他將帶領他們前往俊熙和亨秀所在的那座山。 同時,俊熙和亨秀一直試圖解開繩索並逃離。 經過長時間的奮鬥,俊熙設法自己解開繩索。

泰平因爆炸意外受到重創,在醫院昏迷,他依然執著於俊英的死亡有否改變,道京在爆炸中生存了下來,在新聞中報導著賢宇除了涉嫌殺害李美珍以外,另外兩個案件也涉嫌殺人,更激發他內在殺人的本能。

韓組長和俊英正找尋道京的下落,這時被道京挷架的羅英淑向他求饒,道京表示沒有想殺她的想法,但令他氣憤的是所有人都把他當成加害者。趙弼鬥的妻子來到找回丈夫的遺骨,警方希望她幫助賢宇不要再接著殺人。

趙賢宇並沒有在爆炸中身亡,只是受了傷。泰平因為涉嫌謀殺趙賢宇而被警方拘留。泰平告知奇天警察署的警察們他們將會在授予儀式中...

廳長不相信會有爆炸的事情發生,執意要舉行授予儀式。趙賢宇用和泰平一樣的渠道買炸彈,準備約交收的時候碰上大批警察搜查...

販賣炸彈的犯人被警方拘捕,但炸彈已經被趙賢宇拿去。趙賢宇打電話給泰平,預告要殺光所有的人,要讓泰平感受只剩下自己一個的痛苦...

自從上一次那炸彈後,趙賢宇銷聲匿跡了好一段時間。距離授予儀式舉行的日子越來越近,死亡正逐步逼近,眾人心裡也很惆悵...

俊英跟著賢宇的指示搭上了他安排好的的士,泰平等人沒料到還準備了的士,所以追不到俊英。俊英一個人來到賢宇的所在地...

賢宇在頂樓被一班警察包圍,泰平也及時趕到。賢宇拿著炸彈引爆器威脅泰平,要泰平在俊英和俊英身邊的人中作出選擇...

賢宇被捕後仍然不肯供出俊英被關在哪裡,泰平等人著急地在周邊尋找。俊英的意識漸漸變弱,究竟他們最後能否找到俊英呢?

殺人魔金亨秀、賢宇和泰平最終也需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上法律責任。俊英自從被救後就一直陷入昏迷的狀態,直至泰平服刑也沒有醒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