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做接班人

我要做接班人

集數

有說本土演員青黃不接,誰又能接下這個光復重任?《我要做接班人》每集都會訪問不同的新晉演員,細說一下他們對演戲的熱誠和抱負。

有說本土演員青黃不接,誰又能接下這個光復重任?《我要做接班人》第一集邀請到入行短短數年的湯加文,她是如何適應演員這個身份?有傳媒稱呼她為翻版林依晨、舒琪接班人,她自己又想成為怎樣的演員呢?

如果古董愈舊愈見昂貴,演員的「舊」又是否同一道理呢?《我要做接班人》邀請到《G殺》中的實力男新人李任燊,分享他對演戲的熱誠從何而來。終有一天他就要脫下新演員的身份。由新變舊,對他而言又有著什麼意義呢?

余香凝初出茅廬時雖然夢想唱歌,機緣巧合下卻成為演員。縱然她並沒有忘記最初的夢想,但機會再來,對已是演員的她,唱歌似乎有別的意義。《我要做接班人》邀請到余香凝接受訪問,到底演戲和唱歌, 在她心目中哪個的地位更重要呢?

追夢不是口號,而是行動。演過《翠絲》內的少年佟大雄,《藍天白雲》內的Eric,新生代演員顧定軒一直爭取機會讓觀眾認識自己。為此曾不惜低價演學生作、又做各種兼職吸收生活經驗。外形瘦弱的他,經常要演學生或柔弱者,但他立心打破這個局限。

有些藝人見面會認得,但名字總說不出。衛詩雅覺得自己正是這種情況。出道超過十年,作品也不缺,卻沒法叫觀眾記住她的名字。近年進軍網紅市場,有沒有為她帶來轉變?她又如何適應自己的新身分?

演員自身特質,也是構成角色的一部份。《我要做接班人》中的本土新演員 「小野」盧鎮業認為,成為別人之前先要了解自己,而且是好是壞也照單全收,才能交出屬於自己的「戲」。然而,每一台戲之間,盧鎮業又面對著怎樣的挑戰呢?

成長路上的養份一直給予他演戲的力量。從演藝學院戲劇系畢業,吳肇軒於《以青春的名義》及《翠絲》的演出令人留下深刻印象,自言對迷戀、畸戀的角色對他有著難以抵擋的魔力,某程度上跟他背後的成長故事也有莫大關係,一起來了解他的內心世界!